酒娭毑

p站开车,微博名就是酒娭毑😘

困守愁城

类似平行世界或副本的地方。

永远的夜色下,一座普通独幢大宅子掩盖下的地下城堡,住着被大批某教信徒供养着的教主,他性格偏执古怪、手段残暴,外表像个清瘦冷峻的白发少年,实际上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。

这个宗教一直有蓄养奴隶的习俗,奴隶多为异乡人。主角是个普通的时空旅人,误入这个副本很快被抓为奴隶,想要脱离副本必须摧毁整个宗教。

没有金手指,只有普通奴隶备受欺凌的惶惑日常,然后我就醒了。

不甘心,躺床上继续脑洞,编完一整出虐恋情深的玛丽苏剧,把教主虐得死去活来,然后才安心起床。

2016-11-09

我梦到了细碎如雪的白色花儿

一间有着窗框却没安窗扇的陌生屋子里,窗外是乡间景色。有人敲门,我去应门,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次一级台阶上,细碎的白色花瓣被风裹胁着吹进房间内——这个男人不是人类,只是个谈不上多友善但没有恶意的鬼魂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这种笃定的想法。

在他背后,一株不算非常高但很树冠很大的树开满了白色的小花,像厚厚的雪球,一团一团地压在树枝上。漫天漫地都是白色的花瓣在风里飘着,落雪一样,也许有香气弥漫,但在梦里我闻不着。

醒来后我试图弄清那是什么树,最符合的大概是梨花与琼花,介于两者之间。

这是梦话。印象太深,我得记下来。

2016-11-05

© 酒娭毑 | Powered by LOFTER